• <td id="8mqqm"></td>
    <table id="8mqqm"><noscript id="8mqqm"></noscript></table>
  • <table id="8mqqm"><noscript id="8mqqm"></noscript></table>
  • 首頁國內新聞—正文
    37個普通地市人均GDP超10萬 分布在這些省份
    2022年08月08日 11:25 來源:第一財經

      2021年,共有37個普通地市的人均GDP超過10萬元大關,比上一年增加了9個。

      人均GDP是衡量區域發展水平的重要指標之一。除直轄市、計劃單列市和省會城市之外,人均GDP高的普通地級市主要在哪里?

      第一財經記者統計梳理了各個地級市的人均GDP后發現,2021年,共有37個普通地市的人均GDP超過10萬元大關,比上一年增加了9個。從區域分布上看,36個城市主要分布在沿海的江浙、福建、廣東以及中西部的一些能源型城市和區域中心城市。

      需要說明的是,部分地級市包括克拉瑪依、煙臺、海西、玉溪尚未公布2021年的常住人口數據,在此采用2020年的常住人口推算得出相關數據,最終該數據與實際數據會存在一定的偏差,以后續統計部門公布的數據為準。但總體而言,這種偏差比較小。

      江蘇7市入圍,福建寧德增速快

      從區域分布來看,37個城市中,有22個城市來自東部沿海地區,其中江蘇有7個地級市入圍,是入圍城市最多的省份。

      江蘇入圍的7個地級市分別是無錫、蘇州、常州、鎮江、揚州、南通、泰州,全部來自蘇南和蘇中地區。其中蘇南的無錫、蘇州、常州,其人均GDP分列地級市第三到第五位,分別達到了18.74萬元、17.75萬元、16.6萬元。

      整體上,江蘇普通地級市的經濟發展程度,按照離上海的遠近呈現變化。離上海最近的蘇南“蘇錫!钡貐^經濟發展最好,蘇中的南通、揚州、泰州等次之,蘇北相對比較落后。不過近年來,江蘇的區域差距也在持續縮小。其中,蘇北的淮安、鹽城2021年人均GDP均已超過9.8萬元,距離10萬元大關僅一步之遙。

      東南沿海山多地少的兩個省份浙江和福建,各有4個地級市人均GDP突破10萬元。其中,浙江的4個城市分別是湖州、嘉興、紹興和舟山,主要來自杭州灣沿海和浙北地區。

      杭州規劃委員會專家委員會副主任委員湯海孺對第一財經分析,這幾個城市人均GDP高,一方面與自然地理條件有關,浙江的平原主要集中在杭嘉湖平原、寧紹平原等地,相比之下,浙江西南部以山地為主,而平原地區更利于發展經濟和集聚人口。另一方面,長三角的龍頭是上海,與上海距離近的幾個地市如嘉興、湖州、紹興、舟山,也更容易接受到上海的輻射,更好地接軌上海,交通條件也會更好,發展機會越多,這也為經濟發展創造了良好的條件。

      福建的4城市分別是泉州、寧德、三明和龍巖。比上一年多一個,新增的城市是寧德。值得注意的是,2020年寧德的人均GDP僅為83228元,位列普通地級市第46位,但2021年寧德人均GDP一下子跨過10萬元大關,上升至地級市第37位。

      寧德人均GDP的大幅提升,與當地的龍頭企業、支柱產業帶動有關。寧德的代表性企業就是寧德時代,可謂是一個企業帶動了一條產業鏈,一條產業鏈又帶動了一個城市。

      寧德市統計局數據顯示,2021年寧德鋰電新能源、新能源汽車、不銹鋼新材料、銅材料四大主導產業合計實現增加值增長59.1%,拉動規模以上工業增加值增長35個百分點,貢獻率達107.7%,占全市比重78.3%。鋰電新能源、新能源汽車、不銹鋼新材料、銅材料四大主導產業已成長為由兩個千億產值和兩個200億產值產業構成的產業集群。

      數據顯示,2021年寧德全市GDP突破3000億元大關,達到3151.08億元,比2020年增加574億元,為閩東歷史上年增量最多的一年,經濟總量由全省第八位一舉躍升至第五位,在短短的一年時間前移3位。

      第一經濟大省廣東和第三經濟大省山東各有三個城市人均GDP突破10萬元。其中,廣東的三個城市分別是濱海城市珠海,和兩個制造業大市東莞、佛山。珠海的人均GDP達到了15.79萬元,在所有地級市中位居第六。山東的三個城市分別是石油城市東營和魯東的煙臺、威海。河北人均GDP突破10萬元大關的城市是鋼鐵重鎮唐山,也是河北第一經濟大市。

      整體上,東部沿海地區中,人均GDP突破10萬元大關的城市,主要是“家里有廠”的典型,比如蘇南、蘇中、杭州灣地區、珠三角、福建沿海、魯東的城市,大多是工業制造業發展突出的城市。此外,東部沿海也有部分地級市屬于“家里有礦”的類型,比如石油城市東營,以及坐擁紫金礦業的龍巖,鋼鐵、煤炭資源豐富的工業大市唐山。

      中西部能源城市突出

      相比東部沿海發達地區,中西部人均GDP超過10萬元的城市,則主要是以能源城市或者特色產業型城市為主。這些城市分布在內蒙古、新疆、陜西等地。比如克拉瑪依、鄂爾多斯、榆林、烏海、海西、馬鞍山、包頭等地能源重化產業發展突出,此外玉溪則是以煙草行業而聞名。

      在地級市人均GDP前十中,中西部地區占了4個,均為能源型城市?死斠篮投鯛柖嗨惯@兩個城市人均GDP均超過了21萬元。

      作為能源型城市,石油石化產業是克拉瑪依市的絕對主導產業。資料顯示,克拉瑪依市聚焦石油石化產業,以駐市中央石油石化企業為龍頭,大力開展石油石化產業延鏈、補鏈、強鏈專項行動,積極推進產業集群化發展,逐步形成油氣化工、油氣技術服務、裝備制造、信息技術等千億產業集群。

      在去年能源、原材料價格走高的情況下,能源型城市經濟快速增長,包括鄂爾多斯、榆林、克拉瑪依等能源型城市GDP總量和人均GDP均實現快速增長。其中鄂爾多斯和榆林兩市GDP總量在全國所有城市中的名次均提升了11個名次。

      煤炭大市鄂爾多斯2021年完成GDP4715.70億元,比2020年增加了1182億,名義增速高達33.45%,扣除價格因素影響,同比增長7.0%。

      榆林2021年工業總產值首超7000億元,兩年平均增長22.7%。能源工業產值增長61.4%;化工行業產值增長54.3%。

      中國社科院城市發展與環境研究中心研究員牛鳳瑞告訴第一財經記者,以能源型產業為主打產業的城市,是具有自然資源稟賦的城市。去年能源價格上漲,帶動這些城市GDP和人均GDP也增長比較快。未來這些城市需要延長產業鏈,實現資源的精加工、深加工,豐富產業體系。

      除資源型城市之外,普通地級市應該如何發展?牛鳳瑞認為,一個地級市的發展,應該充分發揮自身的優勢,在產業發展上一定要揚長避短,與中心城市實現市際分工,重點發展一些制造業和有自身優勢的產業。地級市要找到自己的賽道,找到具有自身比較優勢的產業做大做強,形成產業集群,延長產業鏈,提升自己的競爭能力。

      當前,中西部一些地級市,雖然沒有突出的礦產和特色產業,但近年來,也充分發揮區位優勢和自身優勢,發展相關產業。比如臨近武漢的鄂州,7月17日,亞洲第一個、世界第四個專業貨運樞紐機場——鄂州花湖機場正式投入運行,當前鄂州正在大力構建臨空經濟區“一區四園”產業格局。

      安徽蕪湖作為安徽第二大城市,具備了較為雄厚的產業基礎,不僅有奇瑞汽車這樣的著名制造企業,也有三七互娛、三只松鼠等新興企業,這樣的產業基礎在中西部的普通地市中相當亮眼。

    老头猛挺进她的体内电影
  • <td id="8mqqm"></td>
    <table id="8mqqm"><noscript id="8mqqm"></noscript></table>
  • <table id="8mqqm"><noscript id="8mqqm"></noscript></table>